世界民间故事讽刺卷: 空心麦子

[荷兰]

www.8522.com,这个故事发生在希腊的爱琴海上。关于海盗,关于诅咒,关于美丽的少女,关于一段唏嘘的爱情,关于一些快乐的,悲伤的,现实的和非现实的。 当船头摇着骷髅旗的海盗们将硝烟战火铺满浪漫宁静的爱琴海,天使看见了,然后哭了。 亲爱的凯瑟琳小姐,请嫁给我吧安地拉公爵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愣在甲板上,父亲和母亲满意地看着这个勇敢英俊的小伙子,微笑朝我微微颔首。那笑的意思我完全明白,是一种含蓄的表示,他们答应而且很高兴有这样一个女婿。我不知道如何拒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拒绝,这已经是第一百零一个求婚者,到底我在等待什么样的一个人。安地拉公爵应该是个理想的对象,他是个绅士,体贴温柔,最重要的是他有权有势。用我父亲的话说,他可以让我继续过着奢华富足的生活,穿着美丽的新衣像个小公主一样生活。父亲总希望让自己的孩子过得好。 我要介绍一下我的身份,我是水师总督的女儿,从小就生活在这爱琴海的海边,看尽了它的美丽。它从来都是宁静浪漫,所有的人都过得惬意愉快。可是就是那么忽然之间。除了忽然之间,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那场灾难。海盗的炮火轰炸而来的时候,我正躺在甲板上晒太阳,然后一声地动天摇,大朵大朵的海水咆哮起来。所有的人都吓坏了,厨娘开始嗷号大哭。因为我们都看见对面的船上,她的丈夫的身体已经被炸飞出去,在空中被撕成一片一片的,如破败的布偶,升起,落下,湛蓝湛蓝的海水,晕出一圈暗色的的红,似乎要弥漫出腐烂和死亡的味道。这个世界乱了。 从那天起父亲脸上的忧虑之色就开始泛滥,十七年来,父亲从来都是温和而善良的,而现在他会站在大炮边咆哮:开炮,杀死他们,一个丢不留!他不是一个嗜血的人。他开始总是用担忧的眼神望 着我,在拒绝了一次又一次求婚以后,危机来临,他希望我找一个很好的男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都明白。 话说到这里,我只能面对现实的问题,面对这次求婚,父亲说,你也不小了,不能任性下去了。然后我微笑着点了头。我说,好的,我答应。 安地拉公爵的脸上有了受宠若惊的表情,然后他马上跪了下来,像怕我反悔了似的,执起我的右手戴上一枚蓝钻石的戒指。我立刻被这颗钻石吸引住了,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东西,就像一片浓缩的爱琴海。卡地拉说:“这枚钻石的名字叫爱琴海之泪,是一名希腊人在爱琴海的海底发现的最天然的钻石,它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修饰,我只是在一个收藏家那里买到,然后找工匠镶在戒指上。”说完,他有些得意地看着我们惊艳的眼神,这副嘴脸忽然让我感到没有由来的恶心。 爱琴海里闪灵的骷髅和1000年前的故事我登上另一条大船的甲板,水手和厨娘们将我的行李一箱一箱地搬到卡地拉的大船上。这种离别的场景总是让人心碎的,可是这样父亲和母亲的样子是很欣慰的,他们的女儿安全了,有个好的归宿,也是了了心愿一桩。我微笑着朝他们挥手,想说话,却哽咽的喉咙里,只能僵硬着笑,用唇语说再见。 卡地拉说,亲爱的,我们会回来的。我点点头,船离开海边,帆扬起来了,荡漾起我的头发。父亲和母亲的影子越来越小,终于不见,爱琴海的水在我的脚下流淌那么蓝。我正离开在爱琴海的怀抱,每一寸都感觉得到。晚上的时候,船上举行宴会,庆祝安地拉公爵迎娶凯瑟琳小姐回家。安地拉派人送来了粉红色的礼服,那么好看。我穿上它走到船舱,所有的人都拍起手来说,真是个美丽的姑娘。安地拉执起我的手,音乐声响起,我们开始跳第一支舞。整个船舱热闹起来,欢笑声弥漫出船舱散落在海洋里。年轻的水手和漂亮的厨娘,他们像公主王子一样旋转。我退出船舱站在甲板上,真是美丽的夜色。手指上的钻石影射出流光溢彩的蓝,在星光下,真像一滴流淌的眼泪。忽然只听见普通一声,一个人影坠入了大海里,我吓得大叫:“啊,有人落水了!”音乐和欢笑声把我的声音掩饰在夜色里,而那个人没里声响,他会死的!从小,我就发现我有一种特异的功能。我是淹不死的,而且可以像鱼一样在海里呼吸。我迅速地脱掉礼服跳了下去。我浮在海面上,没有了任何的人影,卡地拉的大船正在一步一步地离开我。我害怕了,猛然想到刚才自己跳下来的时候没有人看到。没有人看到! 2 落水的人悄无声息。我在夜色中翻腾着海水寻找。突然一只手抓住我的脚,那不是一只人的手,而是一只人的手骨,没有温度地坚硬,用力地拉扯我的脚。我大叫一声淹没在水里,然后我看见了,一具完整的骷髅,他的样子像是在微笑,像是要张开双臂拥抱我的样子。然后,我眼前一黑晕过去。醒来的时候正是破晓,我安静地躺在甲板上,狂欢一夜的人都已经沉睡过去,还没有醒来。头疼得厉害,我以为那一切只是做了一场没有边际的梦,可是衣服还是湿的,右脚上一圈红红的印子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谁救了我?我刚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卡地拉敲开了我的门:“早安,凯瑟琳,昨晚睡得好吗?”我点头:“是的,公爵。”然后他拉了我的手去吃早饭。一个水手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说:“不好了,公爵,我们船上预备的救生船都不见了。”“哦,有这么奇怪的事?亲爱的,你先用餐,我去看看。”安地拉的脸色铁青,像是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我去找老船长,听厨娘说,老船长在爱琴海一带过了几十年,没有什么事不知道的。老船长是个慈祥的人,他问:“孩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问我?”我点点头,佩服他的眼力,我说:“老船长,你有没有听说过爱琴海里有闪灵的事,就是有人遇见微笑的骷髅?”老船长若有所思地点头:“孩子,你是听那些水手说的吧?”我有些惊讶,还是点了头说是的。老船长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柔和而感动,他说:“虽然有很多人那么说,但是他们谁也没有遇见,也许这只是有的人根据1000年前发生的那件事编造的故事。”“1000年前?”“1000年前,有一对恋人在爱琴海上遇见了海盗。那群海盗把那个少女绑在船在桅杆上,把那个男孩绑在甲板上,扬着头看他的女孩,被风吹雨临,一寸寸的死去。那女孩死的时候电闪雷鸣,男孩在甲板上大声地诅咒:我诅咒你们和你们的后代只能做海盗,不得安宁,死得比我惨1000倍!然后闪电就把他劈死了。 那群海盗选扔了那个男孩的尸体,后来又扔了少女的尸体。死不能在一起也是一种遗憾吧。”老船长的脸色有些黯然。我突然就不害怕了,甚至我在想,昨天晚上看见的那具骷髅就是那个含冤而死的男孩。海盗侵袭,我看见那双连战火都染不红的蓝色眼睛救生艇就那么神奇得消失了。船上没有少一个人,那说明昨天晚上根本没有人落水,而且我确实看见了闪灵的骷髅,而且有人将我从海里救到船上。如果将我救到船上的不是人的话,就应该是那具骷髅。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毛骨悚然。卡地拉和整条船的人都是那种惶惶的表情,似乎有什么灾难要降临。只有老船长淡然一小笑,专心地指挥水手开船。我喜欢呆在他的身边,那种感觉像回到了五六岁的时候,在祖父的身边,安心而快乐。船长问:“孩子,你不怕吗?”我摇头:“该来的怕也没有用。”老船长赞赏地微笑:“孩子,你知道吗,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你应该是一个天使。”可是我没有翅膀。在海上的漂了两天,老船长的眉头皱了起来,叹口气:“快要出爱琴海了。”卡地拉和其他的水手脸上都有了庆幸的表情,只有老船面色凝重起来。我问:“有事情要发生了吗?”“海盗快来了。”海盗快来了。老船长说,诅咒每次都会灵验,他们每次抢了东西都会死,但是他们控制不住自己,因为他们只能做海盗。海盗来的时候,又是战火硝烟地落在大船的旁边,温柔的爱琴海像被吓到一样大叫着涌动,船身猛烈地摇晃起来,他们站在甲板在朝我们幸灾乐祸地笑。 然后,他们踏了上来,船长是一个带着黑色眼罩带着铁钩的家伙,他的身材很壮硕,他带着邪恶地笑一挥手说了一个字:抢!这个“抢”字的含义很广泛,包括金钱,物品,还有女人。而男人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用的,只有杀掉。我躲在船舱里,有两个海盗看见我了,他们嘴里喊着,漂亮的姑娘,然后扑过来。我知道我是不能被俘虏的,如果我被俘虏了,那这一辈子就只能沦为海盗了,或者还有另一个结局,那就是死。我从甲板上跳了下去,海面上溅起了蓝色的水花,他们没有勇气跳下来,气得龇牙咧嘴。海盗的狂笑声充斥了耳膜,他们满怀的珠宝,卡地拉和水手们被捆在甲板上,老船长安安静静地看着我,那个样子就像告诉我,会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的眼睛模糊了。 3 我看见海盗船的船位坐着一个男孩,我的目光触及到他的时候,他也刚好扭头看我,那双湛蓝清澈的眼睛,像是不曾遇见人间烟火。几乎同时的,我们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震撼和熟悉。我的脚忽然被缠住了,不是那只骷髅的手,而是水草,它们好象要将我带到什么地方去似的,一层一层地缠上来。我想要浮出水面,看清楚那个男孩是不是见过。可是没用,我看见许多长得尖尖牙齿的小鱼叼着水草将我缠绕。然后那个男孩忽然从船上跳了下来,想向我游过来,可是我看得出来,他根本就不会游泳,只是在水面上浮着,或者在水里翻腾。一个吃惊的想法冲到我的脑海里,他既然也能在水里呼吸,我们都是淹不死的人! 说来也奇怪,那些小鱼很快得散去了,男孩将我从水中抱出来,向海盗船游过去,那些海盗似乎都吓坏了,拿了缰绳放到海面上。船长冲过来问:“没事吧?你根本不会游泳让别人去啊!”这一瞬间他根本就不像一个海盗。男孩冷冷地说:“滚!”看样子,他们是父子,可是怎么有这么冷淡的父子关系?男孩想拉我进船舱,我摇摇头,他的眼中有疑虑,我说:“老船长,还有他们不能死。”男孩点点头说:“都留下吧。”海盗们都提了战利品回来,乖乖地没有杀人。老船长说:“我说了,孩子,你是一个天使。”古老的咒语寻找一个淹不死的少女我像其他俘虏一样站在甲板上,那个男孩坐在远远的船头上静静地看着,我听见船长唤他布兰卡。他问:“你叫什么名字?”“凯瑟琳。我叫凯瑟琳。”“凯瑟琳,你手上为什么有那颗爱琴海之泪?”卡地拉紧张地看我一眼,我笑了笑:“这就是我的东西。”船长看了身边的那个秃头的海盗:“把她手上的钻石取下来。”那个秃头海盗的表情恶狠狠的,我细嫩的手指被勒出一道红红的印子。船长得意地哈哈大笑:“有了这颗戒指,我们就可以离开爱琴海了!”啊,欲望也太小了,抢了一颗钻石就满足了。我所了解的海盗都是贪婪成性的。所有的海盗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那一个海盗惊喜地把玩着手上的戒指,一瞬间我以为我产生的错觉,可是那分明是真实的,那颗钻石忽然喷出蓝色的火焰来,把那个人团团围住。他哀号着把戒指扔出去,在甲板上滚了两下掉到海里去了。他的表情很痛苦,那蓝色的小火眼烧得不愠不火,一寸一寸地燃烧,而他脚下的木头却丝毫没有损伤。船长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吼出一句话:“快,你,去海里把钻石捞上来!你!把他推到海里。”可是这个人是不能靠近的,蓝色火焰的热力烤得人的脸火辣辣的,而这种非人的痛苦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到变成灰烬。另一个跳到海里捞戒指的人再也没有能爬上岸来。布兰卡坐在远远的船头,忽然微笑了,那微笑来得诡异,那团蓝色的火焰就像从他的眼睛里喷涌出来的,现在已经是冰凉的蓝。晚餐吃的是鱼和硬面包。 卡地拉他们被船长扔到救生船上,等船走出十米开外,他忽然大喊:“凯瑟琳,我会来救你的。”我装做没听见一样继续坐在甲板上啃很硬很硬的面包。老船长看着手里的鱼,像喃喃自语:“诅咒还在进行着,要一个一个地死去。”“老船长,难道这诅咒就永无止境吗?”“除非奇迹。”老船长专心低头吃东西。布兰卡依然远远地看着我,不说话,不笑,只是看着。我感觉无聊了,走上前去问:“喂,我长得很丑吗?”布兰卡忽然笑了,他说:“亲爱的,那颗钻石的诅咒更浓了,海盗要一个一个的死去。死得很痛苦,都会死去,除非古老的咒语找到那个淹不死的少女。她肯原谅犯下错误的人,可是怎么可能呢?”我惊呼地退了好几步,这个干净的男孩根本就是一个怪物,我大喊:“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我是魔鬼,我要看到死亡、流血、痛苦和悔恨布兰卡说:“我是魔鬼,我要看到死亡,流血,痛苦和悔恨。”说罢,他扭过头看湛蓝展览的海水:“他们会困在这里,然后一个一个地死去。”我惊异地说不出话来,发疯一般地往远处逃,的确,我碰见一个魔鬼,可是我竟然把他当成了天使。 4 老船长说:“船快要出爱琴海的海域了,过不去了。”我疑惑:“为什么,难道真的没有海盗能走出爱琴海吗?”这片爱情之海,怎么会变成死亡之海。老船长只是笑了一下,忽然有个小海盗跑出来急匆匆地喊:“不好了,船长,前面有冰山!”船长气急败坏:“怎么可能,前天还没有,怎么可能?”布兰卡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他笑了:“到了沉船区了。”“沉船区?”我问:“什么是沉船区。”布兰卡笑得更妩媚了:“就是所有的海盗船,经过这个地方,都要沉,所有的海盗都会死。”布兰卡每次笑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船长愣在当场,许久眼中闪烁着绝望的神色,他挥了挥手说:“停船!”那些气焰嚣张的海盗们都不喧哗了,他们安静地站在各个角落,就是那种木然的样子,没有表情。厨娘已经准备好了午餐,没有人吃。我给老船长盛了碗鱼汤。 布兰卡的眼神一直追随着我,那宇宙黑洞一样的眸子悄无声息。夜晚来临的时候海面上还是静静的,整条船死气沉沉的,像上马上要毁灭一样。我站在甲板上,海盗们都去睡觉了。老船长说:那些海盗船就那样毫无预警地沉下去了。海面上有琉璃般的蓝色若阴若现,一束璀璨的蓝色光就那么闪了以下,瑰丽得像天使的发带。我想我是被鼓惑了,我以为是那枚蓝钻石像有灵性一样随着我飘了两天。四周没有人,我跳了下去,水花飞溅,我像一只脱离苦难的美人鱼。没有戒指,那一束光从很远的地方影射过来,在海水里泛滥成钻石般纯净无暇的颜色。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向前游过去。不知道游了多久,海水里有轰隆隆的声音。我看见了,一艘古老的海盗船从海面上慢慢地下沉,下沉,阴森的骷髅旗帜妖娆地撕猎。许多穿着古代欧洲衣服的海盗在海水里翻腾,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像不会游泳的鱼一样挣扎,挣扎。水面上穿来*****的声音和许多人兴奋的笑声。那笑声里搀杂了太多别的东西,嘲笑,得意,侵略,甚至嗜血。然后海面上那个大船的影子,越来越远,消失。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束蓝光闪过眼睛,什么都不曾发生,眼前却真真实实地躺着一艘古老的沉船。它安静地躲在水底,随时都准备整装再出发的气势。刚才的幻觉告诉我,这里一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斗争,一伙海盗把另一伙打败了,然后离开。我游上那条沉船,桅杆没没有腐烂,直直地矗立。耳边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涌上来,水手的吆喝声,厨娘们的欢笑声,风帆扬起的声音,船舱里手风琴歌唱的声音,木头鞋子跳舞的声音,融合成一片欢乐的海洋。我弯起来嘴角想被感染这种气氛。一只手却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惊叫一声。沉船区沉淀了多少海盗船的故事“你不是挺大胆吗?”布兰卡的眼睛在海水里如两颗纯净的蓝钻石。他说:“深夜到这个死了很多人的沉船区,你的胆子挺大啊。”“你管我干什么?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吗?”受到惊吓,我生气地甩开他的手:“什么沉船区,不过就一艘怪异的古老的海盗船而已。”“我亲爱的小姐,你为什么不看看你的身后呢?”我转过身,那片死亡的世界突兀地闯进我的眼,大大小小的沉船斜斜地插到海底,都已经破败,海枯石烂的姿势。一具一具的白骨竟然没有被海水冲走。布兰卡肯定都知道的,他都知道。我想询问他什么。再转过身的时候,我吓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很多很多的骷髅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摩擦着海水发出“呼呼”的声音。他们的敌意来得突然,都是冲着布兰卡的。布兰卡安静地说:“你快走,我走不了了,他们看见我必然要报仇的。”“你明知道为什么还下来?”布兰卡推开我的身子:“因为你还没到死的时候。你必须死在我的手里,当所有的一切结束后。”“布兰卡!”我想告诉他,我不想让他死,我要跟他一起回到船上,一起去等待未知的生死。我对着突如其来的一切感到恐慌。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告诉我,布兰卡不能死。可是一股力量将我托起来,是一束蓝色的光,将我慢慢朝海面推出去。我低头看布兰卡,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就这样深深地遥望。我一定是哭了,否则我的心不会这样疼,眼睛也不会这样的凉。我亲眼看着成千上万的骷髅将那个有着天使眼睛的魔鬼压住,变成一团骷髅山。而我却无能为力地往海面上飘。 5 忽然,我的脚被拉住了,是骷髅手,还是那具骷髅,我认得,他仿佛在骨子里还藏着灵魂,那么特别。他笑得那么恐怖温柔。我想倒退,他拉了我的手腕,那种奇异的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他的手指扬起来,抹了我眼底的位置,像是要擦去那一滴泪。然后他将我推到海面上去。他不想伤害我。船长看着我说:“你看见了什么?布兰卡呢?”“沉船,很多,骷髅,他们把布兰卡压在下面……”船上是死一般的寂静。船长的表情很麻木,他愣愣地看着我,许久说:“你听说过关于1000年前的诅咒的故事吧?”我点头:“是的,我知道。”“我们只能做海盗,一代接着一代,没有别的选择,而且都会死去。”“有什么办法吗?”“那颗蓝钻石是那个男孩给女孩的定情物,被海盗抢走。听我的祖父说,只要找到那个女孩,让她带上那枚戒指,一切诅咒都会破灭。”“那个女孩不早已经腐烂不见了,这是不可能的事。”一个海盗大叫:“我们只能等死吗?我们只能做着人见人恨的海盗等死吗?”我静静地走回船舱,我决定了,到了晚上,再去海底。夜色越来越深的时候,我站在了甲板上,老船长说:“你还要下去吗?”“你别烂我,这都不用。”“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平安回来。”我微笑。爱琴海里的尸骨成堆,而我,也许就会变成其中的一个小点缀。 海底安安静静的,我的眼泪又来了。布兰卡死了吗?沉船上的桅杆经过千百年的腐蚀都已经破旧了,因为海水的浮力,走在甲板上才没有发出木头腐烂碎裂的声响。这条船在当时应该是一艘很豪华的船,什么设备都是最先进的。我游进一个房间,房间很宽敞也很简洁,应该住着一个很干净的男人,书桌上还放着一根羽毛笔,我奇怪的是它并没有浮起来,而是牢牢地粘到了桌子上。“你在干吗?”我被吓了一跳,船舱里是幽暗的,舱口站了一个人,身体泛出湛蓝湛蓝的光。我几乎要惊喜地扑过去,拥抱一下他:“太好了,布兰卡,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的手遇见他的身体又错过,回头,布兰卡冲我笑,无比的得意。我竟然穿过了他的身体。“布兰卡,为什么?”“我已经死了,都是你害的,你记住,你已经害死我两次了。”“你在说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传说里的那个女孩子就是你的前生。而我的只是那个男孩子的怨气。他的怨气太大了,于是附到我身上。我很痛苦,我要杀掉所有伤害过我的人!”布兰卡很激动:“所以你昨天不能死,因为你要死在我手里。”“布兰卡,你不爱那个女孩了吗?或者说今生的我,为什么要杀我?”布兰卡的灵魂在我的眼前纯洁无暇,忽然心就难过了,他要杀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因为你背叛我了,我根本就找不到你。我们说好了,死后,一定要在一起,相聚在美丽的珊瑚礁丛,可是你背叛我了。所以我绝望了。”布兰卡开始哭,他的眼泪是蓝色的:“我很痛苦。我要把你杀了,然后把灵魂带在身边,永远也不放你离开。”我摇着头一步步倒退,一直退到书桌边上。布兰卡的手伸到我脖子上的时候,书桌在我的身后一下子碎成木屑,一个黑皮本子露了出来。我好奇地把它拿在手里,上面写着几个字“航海日志”。航海日志布兰卡显而也很感兴趣,他凑过来问:“写的什么?”那神情完全像个孩子。前一秒痛苦的狰狞和这一秒的纯真好奇完全就像两个人,不,他就是两个人,他是被诅咒鼓惑了。他被折磨,感到痛恨,所以痛恨别人。 6月25日一艇军船和我们靠近,那个军官是个深沉有心计的人,他提出买我们的一艘海盗船,被我拒绝了。我们海盗们都是靠船生存的,而且只有两艘。我们之所以叫海盗是因为我们靠买海里的东西生活,而还海是不靠别人管的。一些眼红的人开始叫我们海盗,说是盗海里的宝藏,而且还会抢劫商船。其实不是这样子的。我们不过是讨生活而已。我们拒绝后那个军官很生气。他走的时候脸色铁青,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中感觉来得突然,似乎灾难也会来得突然。 6 6月27日炮火来得突然我们还在梦中,然后只觉得船身激烈得摇晃,一个水手跑近来说:军船像我们开炮了,他们只炸我们这一条船,另一条船“北极星号“已经被抢了。我知道我们都要被炸死了。什么是海盗,他们才是真真正正的海盗……这是日志的最后两页,布兰卡似乎受了什么打击,他仔细地看,喃喃自语到:“真的是北极星号?”“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男孩和女孩就是在7月2号被北极星号的海盗们杀死的。”“啊?那说明杀死他们的并不是海盗,而是爱琴海上的军人。那么这个诅咒算什么呢?伤害无辜吗?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要是哈我?在没查明真相前,你有什么权利杀我?”布兰卡盯着我的眼睛,他湛蓝湛蓝的眼睛一瞬间充斥着迷茫的颜色。 我可怜的小男孩,他被迷惑了,他现在在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这真是一种悲哀。我叹了口气,伸手在他的脸颊上,什么都摸不到,他不是实体。我忽然有一种已经与他相爱的错觉。我回到船上,脖子上挂里一个小布口袋,那里面装的是布兰卡的灵魂。可是更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船上没有人,而船好好的,像一个张着大嘴要吞没一切的怪兽。蓝钻石以及北极星号上的真相布兰卡说:“再过两天,我的灵魂就要转生了,我会继续诅咒这些海盗们,世世代代,生不如死。”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一起坐在甲板上,太阳已经从蔚蓝的海面缓缓升起,暮色尽退,只有海鸥盘旋在头顶,他的幽蓝的影子越来越透明,我的心一寸一寸地陷入恐慌。我说:“布兰卡,就剩我一个人了。”布兰卡笑了,我宁愿相信那笑是真诚而温暖的。他的灵魂淡漠在清晨的阳光里,我的眼前一片灿烂的金色,就像童年的时候流转。 那阳光里,我似乎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公主裙的少女,她的头发像金色的绸缎,眼神像太阳一样温暖明亮。她身边站着一个魁梧高大的男人,看起来十分绅士,只是那眼里泛出来的光却是阴森的,充满占有欲。“科尔塔将军,谢谢你让人送来的糕点。”少女笑得纯真可爱。“琳达小姐,你的喜欢使我感到荣幸。”科尔塔的笑容堆积得近乎于掐媚。可是琳达完全感觉不道,她的表情是那样纯真,她的小脸暗了一下,随即把幸福张扬出来:“亲爱的科尔塔将军,我要告诉您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我要随我的未婚夫乔回到他的国家,那里叫希腊,有着美丽的爱琴海。可是从今以后,我再也吃不到你们家出色的厨娘做的糕点了。”科尔塔握紧了拳头,心里的怒火表露无疑:“琳达小姐,你考虑清楚了吗?要离开我们的国家,到那么远的未知的地方去。”天真的琳达只当眼前的这个科尔塔将军难过,她将自己手上美丽无比的戒指凑到科尔塔眼前:“这颗蓝钻石叫爱琴海之泪,乔说,那个地方的海水像眼泪一样纯净,因为它是恋人的眼泪堆积而成的,相爱的人不到那里去是一种遗憾。”她说:“我不允许任何遗憾留在我的生命中。”科尔塔挫败地吻了她的手背说,保重。在科尔塔想要离开的时候,琳达的父亲走到花园里来。他说:“科尔塔,我正有事找你,关于琳达出嫁希腊的事,我们需要出一艘船护送,其他的人选都不合适,不如劳烦科尔塔将军一趟。”琳达附和着:“真是劳烦将军。”科尔塔喜从心来,却装做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问:“什么时候出发,我去收拾一下,随时待命。”“明天。”“好,就明天。”乔是希腊人,一个富商的儿子,他在欧洲遇见了美丽的将军的女儿并与她相爱。他们走的那天眼光明媚,一艘气势磅礴的大船缓缓离离了岸,载着一群心里都怀着不同目的的人走像宁静美丽幽充满死亡气息的爱琴海。船行了半个多月,在爱琴海上享受美丽的两个恋人还没有发现危险的来临。那个早上跟其他早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乔和琳达在船头看着美丽的朝阳。炮火突兀地升起的船的周围,灾难降临的突然,以至于他们还没顾得上惊慌失措和空率,就被带到了那艘飘着骷髅旗的大船上。 7 这艘船叫“北极星号。”乔亲眼看见自己心爱的少女被海盗蒙上眼睛绑在了桅杆上,他威胁,哀求一切都没有用,只能看那朵栀子花一样的姑娘一点点的枯萎在自己的眼里。他大声的诅咒着,在那个少女死后被闪电给劈死。他是死不瞑目的,身体焦黑地挂在船头,惨不忍睹。 突然船身剧烈地晃动起来,我像从梦中惊醒一样脱离了幻觉。大船像受了惊吓一样慢慢地往下沉。事情一切的真相开始慢慢地浮出水面。杀死那一对恋人的并不是海盗,而是科尔塔将军的一些人,他们抢了海盗船,伪装成海盗,并将他们杀害。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感觉却似乎遗漏了什么地方,来不及细想。我的身体已经落到了海水了,一股力量吸引着我下沉下沉,像坠入无底深渊一样下沉。这并不是故事最后的结局 我对这片海的熟悉程度就像对我自己的家一样。我的眼前出现了疯狂而茂密的水草,在海水中漂浮,一但接触到人就会把人紧紧缠绕住,像怪兽一样嘶吼着吞噬。你不要怀疑他的的叶子,那时嘴巴,上面有很多针眼一样的小孔,疯狂地喝着你的血液。父亲告诉我,这是一片无人区,传说这片海域的下面有一座陷落的小岛叫公主岛,里面住着美丽的公主由天使看护着。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够闯过密密麻麻的吃人的水草,那传说也变得更加神秘起来。冥冥之中,我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在前面,这已经不是一个诅咒那么简单了,有更大的秘密,我们所不知道的。而它必须让我们或者让他想要知道的人知道。我想要绕过那一层接一层小森林一样的水草,他们如沉睡的婴儿发出柔软的呼吸,我悄悄地贴着水面游动,生怕吓坏了它们。可是毕竟有太多的水草,一根被惊醒了,其他的纷纷伸长了他们的爪子,将我紧紧地缠绕住。隐约中我看见远处闪烁着石榴花一样的火红,然后,眼泪难过得就掉下来。我再也看不见我的父亲,母亲,善良的老船长,还有让我心疼的布兰卡。我轻轻的抽噎,眼泪落在水里,如蓝珍珠一般浑圆可爱。“你在想我吗?”我抬起来头,布兰卡在我的面前微笑着,像个救人于水火的天使。“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还以为你留下被诅咒的我们,走了。”“我本来是走了,可是我不放心你,亲爱的,你太坏了,你在我身上施了巫术了吗?我不能抗拒你,甚至牺牲自己跑到沉船去救你。亲爱的,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那么特别的出现,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特别的。”布兰卡轻轻握住我的手,那水草就纷纷散开:“亲爱的,来吧,让我帮你吧,因为已经不止一次了,在我走之前,我帮你找你想要找的东西。事实是残酷的,请看清楚后,不要难过。”那种感觉奇异极了,他握着我的手,就好象握住了全世界。我终于看清楚了,这是一片美丽的红珊瑚。那么美。布兰卡说:“琳达和乔有过誓言,在他们还没去希腊前,他说爱琴海有美丽的红珊瑚群,就算老死了,也要在那里相遇。”布兰卡冷哼一声:“他可以等他1000年,抛弃他许他的诅咒,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落到我的身上,只为了等待她,而她呢?”我说不出话来,感情的事误会的太多,失去的也太多,谁对谁错都不在红要,上帝看得很清楚,总会给它释怀的一天。我们在海里游,忽然,我看见远处的红珊瑚上套了了一枚闪着瑰丽的光的东西。布兰卡显然有点不可思议:“蓝钻石?怎么会在这里?”我取过那枚戒指,心里似乎洒了阳光一样明媚起来:“是不是戒指也会找主人呢?”戒指在手指上,似乎在召唤什么。我突发奇想,说不定戒指也会找主人呢。那枚蓝钻石戒指被我抛在海水中,它优雅地旋转着身子,像个芭蕾舞娘一样温柔坠落,坠落,落在脚下。布兰卡的表情有点嘲讽:“你想证明什么呢?”我不好意思了,想拣起来那枚戒指,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面前的珊瑚群忽然像花一样地开放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坑露出来,似乎很深,深不见底地黑色。我已经完全不害怕了。 8 我跟布兰卡说我相信海底下面还有一个海底。开始是黑暗的,布兰卡的灵魂缠绕在我身边,有一种被呵护的感觉,然后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片比爱琴海更透明的海,清澈安详美丽,就像人鱼公主的宫殿。一个面容鲜红的少女躺在蓝色的珊瑚群里,似乎在沉睡,等他的王子来吻醒她。布兰卡像着了魔一样放开手,走过去,他蹲下身子深情抚摩那个少女的脸,然后将戒指套在少女的手指上。我问:“她是琳达小姐吧?”布兰卡站起来,回头,没有回答我,他的手上拿着一张布卷。那是少女用的手帕,上面的字迹浸泡了千年,淡了许多,依稀可辨。 7月2日科尔塔将军把我带到了海上的一个小岛上,他说要等我回心转意。我心里充满了坚定和绝望。我亲眼看见乔被闪电劈死的样子,忘不了,而且永远也不会忘记。他那么的竭嘶底里,诅咒,威胁,甚至哀求,他以后桅杆上被蒙了眼睛的少女是我,其实她只是一个厨娘。乔死后一定会来珊瑚群里找我,那么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7月3日我在科尔塔的茶了放了药,我看见他就那么喝了下去,然后回到船上,他们那群“海盗“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那颗蓝钻石也没有回来。我想念我的乔,我希望在红珊瑚群里,得到我的永生。我看着布兰卡:“被诅咒的海盗们,是冤枉的,布兰卡,收手吧。”布兰卡静静地看着我没有说话,他眼睛里邪恶的蓝色淡下去,越来越浅,哦,不,是他的身体越来越浅。 布兰卡的眼神从我的身上移到我的身后,我回过头,一具骷髅,是的,是那具微笑的骷髅游过来。他抱起来珊瑚丛里美丽的少女,越游越远,然后回过头来,他变成了人的样子,微笑着朝我们点头,像是感谢,那么英俊。我的眼泪流下来,是被他们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她等待了千年,他找寻了千年,终于在一起了。我并不是琳达的转世,因她的灵魂一直在这片珊瑚丛里,从来没离开过。”布兰卡微笑,他的身体若有若无地在我眼前,我知道他要走了。我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 他说:“亲爱的,你要记得我,你一定要记得我。”天使哭了我是被海鸥的叫声惊醒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不敢睁开眼睛,我怕我从一个噩梦跌到另一个噩梦里。有人敲门:“孩子,太阳晒屁股啦!”是老船长。我跳起来去开门,生怕这一切都是假的。“老船长。噩梦已经结束了,太阳出来了。”“孩子,我知道,你是一个天使。”他反复地重复这一句话,我的眼睛又开始昏晕,我看见在漂满云朵的天堂,上帝说:既然你把我交给你的戒指弄丢了,那你就要下凡去守护那个拥有戒指的人,这是你的宿命……我是一个天使。 我开始在美丽的晨光里掉眼泪,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那些所谓的海盗们换上了水手的衣服,他们也感觉到灾难过去的新生,吆喝着把骷髅旗扔到大海里,这一切似乎都结束了。可是有些东西在我的生命里,存在过,刻骨铭心。

  有一个美丽的国家叫荷兰,荷兰沿海有一座繁华的城市,城里住着一位漂亮的年轻寡妇。她非常有钱,住的是最豪华的别墅,墙上挂满了名画,地板上铺的是名贵的地毯,连餐具都是金银制成的,更不用说她还有一支船队哪!

  一天,她对老船长说:“你率领船队去作一次全球环游,把世界上所有你认为最美丽、最宝贵的东西给我带回来。记住,明年的这个时候一定要回来。”

  有着丰富航海经验的老船长一句话也没说,领着船队出海了。老船长会带些什么回来呢?城里的人每天在茶余饭后都要猜测、议论一番。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一天,在海边了望的人忽然叫了起来:“快来看哪,船队回来了!”

  人们纷纷奔向码头,寡妇也洋洋得意地赶来了。她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徐徐靠岸的船只,心想:有了这么多的宝贝,这下我可以大出风头了。

  船队靠岸后,头发灰白的老船长手里拿着帽子,不慌不忙地走到她面前。

  “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寡妇迫不及待地问。

  “夫人,一年里我们游遍了世界各国,看了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可始终没能找到我认为的世界上最美丽、最宝贵的东西。我失望极了,甚至想放弃这项工作,早点回来算了。”

  停了一下,老船长又接着说,“可是当我们的船队驶进波罗的海的一个港口时,发现两岸都是绿油油的麦田,一眼望去,无边无际,我这才改变了主意。我觉得这些麦子才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宝贵的东西!所以,我就把所有的船只都装上了小麦运回来了。”

  “什么?”

  寡妇的漂亮脸蛋胀得通红,“你简直老糊涂了,这种东西还用你花一年时间到处找吗?”

  “是的。我用了那么长的时间行了几万里路,才发觉小麦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没有它,我们就没有面包吃,那一切都完了。”

  船长冷静地回答道。

  “把这些东西统统给我扔掉!”

  寡妇恼羞成怒地大叫起来,“你给我滚,从现在起我不想再看到你!”

  船长默默地走了。船员们把小麦一桶一桶地往海里倒。一个白发老大爷看不下去了,走到寡妇面前,用低沉有力的声音说:“当心啊!你把上帝赐给人类的最宝贵的东西丢进海里,上帝要惩罚你的。你想想,这世界上不知有多少穷苦人正在挨饿呢!再说,讲不定你也会变成穷人哩!”

  “哼!我会变穷?”

  寡妇冷笑着,退下手指上的宝石戒指往海里一扔,“我永远也不会变穷,就象这海水永远不能还我戒指一样。”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几个月后,寡妇在家里举行盛大宴会。城里的富翁全来了,人人珠光宝气,围坐在华丽的大餐厅里又吃又喝,好不热闹。

  这时,女仆端上来一个大盘子,盘里盛着一尾烤好的大红鱼,寡妇用金刀把鱼切开,刚想招呼大家来吃,“啊”寡妇惊叫起来。

  “怎么回事?”

  大家围过来一看,也全都呆住了。

  原来寡妇几个月前丢到海中的那枚戒指,此刻正在鱼肚子里闪闪发光呢。大海还是把戒指给傲慢的寡妇送回来了。

  第二天早晨,寡妇还没起床,一个仆人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船队在海上遇风遭难了。

  这个美丽而又骄傲的寡妇终于破产,变成了乞丐。那个原本繁华的港口呢,由于沉积了大量的小麦而变成了浅滩,船只再也不能靠岸了。一年以后,港内变成了一片麦田,但这里长出来的麦粒竟然全是空心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吴立萍改绵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民间故事讽刺卷: 空心麦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