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他们的故事

摘要: 我见过一个很漂亮的男生,说漂亮是因为他很女生,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偷偷画了他的肖像,到现在还夹在我的书本里。其实,那个时候是在公园里看见他的,他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一只手夹着 ...

www.8522.com 1

   如果你很漂亮,从不缺提款机,那这篇文章你不用看了。

我见过一个很漂亮的男生,说漂亮是因为他很女生,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偷偷画了他的肖像,到现在还夹在我的书本里。其实,那个时候是在公园里看见他的,他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一只手夹着后脑勺靠在椅上,还有一本不知名的书盖在他脸上睡觉,觉得模样还蛮可爱的,所以才拿出明信片将他画了下来,书掉了下来,他醒了,我也刚好画完,赶紧收拾,望了一下他的脸,我糟,那个人是女人吗?他站了起来拿起书离开,那身影,有一米八高的女生吗?应该稀少吧!

原标题:九旬老人的童谣声:“奇遇人生”的未央歌

 某次刷最右,有个印像很深刻的视频。大意是说一个女的在菜馆喝肉粥,发现她那碗没肉,便叫老板过来对质,老板说煮化了。那个女的越说越激动居然哭起来了,老板被吓住了说给她免单,那女的说我不是为这个哭,我难过的是我才二十多岁,还因为一碗粥跟别人斤斤计较吵起来了。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啊。

七夕情人节,那是我的发财日子。当然还有2.14那天。

2018年,著名民谣歌手、音乐制作人小河发起「胡同童谣」活动,在北京寻找会唱童谣的老人,对童谣进行挖掘和新编,重现了一批在时光隧道中业已蒙尘被逐渐遗忘的童谣作品。

  第一次看这视频时,我就觉得这和我的人生好像啊。准确的来说,和我们大部分人的人生都好像啊。

特意拖同学关系从花圃里批了一大堆玫瑰花,包了我整整一个晚上,手都破了,我可怜的那白嫩嫩的小手啊,就此遭殃了。我已经算好了,一朵玫瑰卖十元,包装好看的就十五元,这一天下来起码也能挣个半月生活费吧,但是,千万别让我遇到城管啊!

Figure作为独家纪录片团队,用五支短片记录了「胡同童谣」的完整过程。2019年的这个夏天,作为这一项目的延续,Figure和小河的「演耳团队」联合发起了「寻谣计划」

  每天我们都在喝各种各样的鸡汤,大多数就是女孩子的青春短暂,应该过潇洒,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应该怎么怎么样,还有女孩要投资自己,舍得为自己花钱别人才能为你花钱,各种各样的鸡汤。  

穿了件适合这节日的复古连衣裙,不过,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像个七八十年代的大妈,好歹我也是个花季少女。挎着篮子,推个大桶走在大街上开始我的生意,然后随时准备已经练习好的,甜甜的声音,甜甜的笑容说道:“帅哥,给身边这位女盆女买朵花吧!”要是对方买的花,就说一句“买一束更不错哦!”哈哈哈哈……我简直就是奇才!

第二站:寻谣计划2019杭州站。团队寻访了钱塘一带上百位会唱童谣的老人,并在杭州进行了五场现场演出。

    后来我在外面吃饭,某一天的时候看见对情侣发生了争执,那男生应该是高富帅,那个女生长得也漂亮,身材也蛮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男的甩袖而去,那女的伏在桌子上哭,因为动静有点大,所以餐馆的人基本都看向了那边,女生哭完以后,拿起手机给打了个电话,后来那男生又返回来了,买完单之后带着女生走了。他们走了之后听见餐馆的人议论纷纷,大意就是说那个女生好可怜,是啊,因为他们吵架以后,那个女生连买单的钱都没有,只能等着那个男生来买单。

一天到晚,从东街窜到西街,从南门走到北门,哎,这日子没法比,还要处处躲着城管,现在我才懂得那些摆摊的小贩了。我呢,只要看到一男一女走在一起我就会凑上去要求男的买一朵,这个我是知道男生一定会买的,因为面子,男生都爱面子为了面子是不不得不买哈,我见到一个小男孩也卖花,是十岁左右的孩子,不过,他买花的技术够有一套,居然直接抱着大人的腿甜甜地叫着哥哥姐姐买一朵,那人也铁定是看场合不得不买,可是小家伙变卦,要求对方直接买一束了,不然又是抱着对方的腿不放,我靠,这哪个屌丝的孩子,这么牛叉!

童谣不应该只是一个音乐概念。

       没钱多憋屈啊。

望着便利店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不知在干什么,我好死不活凑上去,递了好看的玫瑰要求男的为他身边这位女盆友买一朵时,齐刷刷,两双眼睛转过来瞪着我,我吓了一跳干笑表示无辜,那男的丢了一句说旁边这位女的不是他女盆友时,哇伊卡~这位女的跳了起来叫道也说不是她男友,然后与男的夹着我瞪着对视,敢情的这小两口吵架了。于是我耐心将女盆友改为蓝颜要求男的买一朵时,真是,那两个又瞪着我,我吃蹩地撇撇嘴离开,却被男的叫住了,我马上跑回去兴奋地问道是要买吗?果真买了一朵,当我以为他是要送给他旁边这位女的时,没想到那男的居然送给我,那女的表情简直要把他吃掉,因为他对我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情人节却在买花,肯定是没有男朋友的,也没收到玫瑰花吧,来请收下这朵,一定要记住我啊,我叫……”他还没说完就被那女的给揪着耳朵拖走了,名字他说了,我没听到。2013年的七夕节,我第一次收到玫瑰花,还是一个陌生人给的,可花还是我自己的,有点可笑。

它更应该是牵动祖辈与孙辈、父母与孩子,以及幼童之间最初的交往中,那条简单又温暖的情感线。

   其实这社会对男女的要求挺不一样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每个月能三四千,有份稳定的工作,模样过得去,条子过得去,大家就觉得,这妹子挺不错啊。

妈一见到我在画画就很生气的把我那些画全扔了,她不想我画画,我跟她说过画画只是我的一种情趣,没想过当什么画家,可不知为什么她就讨厌,不,应该说恨透了。所幸,夹在书本里那张明信片妈没发现。再次拿出来看看,画面依旧回到当初那个公园,那个睡在椅子上的男生,还有那一本书。

但正如我们一次次说到的:现在的孩子已经很少唱童谣了。那些旷日久远的儿歌,因为失去了代代相传的土壤,已经模糊、埋藏在上一代人们的记忆深处。

   男人就不同了二十多岁的男人,一个月几千块,除非家底不错,稍微好点的女孩子都嫌弃的。因为二十多岁要考虑结婚买房这些事,你一个男人几千块,啥时候攒得其首付噢,以后买房后还房贷呢,养孩子呢,几千块再升工资能升到哪儿去噢。

暑假过去了,迎来的又是九月份开学。听说又调配了宿舍,还好我还是原来待的宿舍。室友换了一个,天杀的,我的自卑又来了,她真的长得很漂亮,是一个打着波浪长卷发的女生,娃娃脸,模样娇/小玲珑令人疼惜,我都一米六五了,个子还算不错了,居然还比我高,我该嫉妒的要命了。

小河与他的团队穿越南北,奔波千里,努力寻访那些年逾七旬的老人,原因不言而喻:如果他们的记忆没有被保存下来,可能会永远地失传。

  可家底不错的,又怎么会让孩子去做一个月几千块的工作。

我学得是农业系,这是妈妈的要求,没办法,我得听她的,在我还没确定我的人生之前是应该要听她的,但这不代表我不叛逆,不过我做乖孩子好多年了,这是我的原则。农业系没几个女生,不过也是,因为很少有女生对这行业感兴趣,当然也包括我,

这一次的主角是90岁的杨眉良。

  大家普遍觉得,女孩子挣的是零花钱,男孩子是养家钱。

在校外的一间奶茶店里,我放着光良唱的童话坐在里面听着,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还是听得到,这我不管场合。这时我对面坐着的一男一女似乎要吵架了,丫,那女的是我那漂亮的室友,男的看不见面孔

1

   自从我有危机意识后,我就开始想办法挣钱了。

我听到他们的对话。

从湖州安吉的山间到绍兴新昌要三个半小时的车程。为了赶在天黑前到家,杨眉良老人不得不提前离场。

我多懒的一个人啊,我学的学前教育专业,刚开始工资不高,只有二千多块钱,但我从开始有了危机意识后,我就开始想办法赚钱了。

男:把孩子打掉!

刚要离去,头顶传来一阵喧闹。

  包括我找的兼职,嗯,钱不多,一小时十块钱的样子。

女:不要。

「爷爷!」

第一,不会很忙,我有时间写东西。

男:不然想怎么样,把孩子生下来?

「杨爷爷拜拜!杨爷爷再见!」

第二,有趣,接触不同的人能给我灵感。

女:是。

亭台上的大人和小孩都围了过来,送别这短暂的相遇。

第三,能学到一些新东西,不说有多精通,但能尝试接触。

男:你疯了,你现在还是学生,怎么能把孩子生下来!

一旁的小河也倾着身子,伸长了脖子望着爷爷,送了他一个飞吻。

现在每个月工资加上做兼职的和爸妈给的生活费,每个月花的几千。我不存钱,我觉得存钱不如花在自己身上来得开心,女孩子不需要存钱啊,存钱干嘛?当嫁妆啊?

女:我可以休学!

一个穿着灰色马甲的小朋友喊得格外卖力,几乎整个人都挂到了亭台边的栏杆上:「爷爷!我是说话最多和唱歌声最大的那个人!」

  之前有个阿姨说有个男孩子看了你照片,想和你聊聊。我和他微信聊了会儿。读了个211985的高校就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诶,语气满满一副‘我这个高材生看上你这个专科的是你的福气,还不来跪舔我’。

男:有病啊,去医院打掉,不然我们分手!

正挥着的手悬在了空中,顿了顿,杨爷爷大笑了起来:「哦,爷爷记住了!」

我问他实习工资多少,他说两千。

女:说来说去,你还是介意。

他没想到一首「童谣」能收获这么多。

我说噢还不错啊。

男:是,我很介意,从一开始就介意!

寻谣计划的现场,大朋友和小朋友们都端坐在蒲团上,手捧歌词跟着自己认认真真地学唱童谣,

他说那肯定了,像你们专科女的,以后能拿几个钱,都是靠男人。

女:那我们分手吧!

休息间隙,他和志愿者佳妮互换速写画像,一旁的工作人员交口称赞,排着队等他作画;

我说噢可我赚的比你多。

男:打掉再分。

许久未见的外孙特意抽出时间陪他一同前来,拿着「单反」跑前跑后为自己照相……

然后拉黑了他。

女:你没资格让我打掉!

在音乐声中,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学唱这首《摇摇小铃》的时光。

这感觉真爽。

男:那好,分就分!你说的!

时隔88年,这首几乎已经尘封在岁月里的童谣,终于得以穿越时空,传到今天人们的耳朵里。

 哪怕是现在,在我兼职刷碗刷得手酸时,在别人找我写软文为千字100还是千字80讨价还价时,我也想放弃算了。

周围安静极了,我的手机还飘出光良那生动的浅唱“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故事展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2

  然后笑一下,继续该干嘛干嘛。

那声音还真好听啊,可是因为这首歌,那两个吵架的人转头瞪着我,我知道刚要分手的人听到这首歌是该有点反应,可是,它要放这首歌我能怎么办。不过,我发现新大陆了,那个男的居然是上次公园里遇见的那个很漂亮的男生,亏我昨晚还拿出那张明信片想念他呢!居然把人家的肚子给搞大了,还瞪我,啧啧啧,亏他长了张漂亮的脸蛋,居然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靠不住。而我正纠结着要不要上去将那男的骂一顿,好歹那女生也是我室友,刚想着,那男的起身走了,随后室友也站了起来对我尴尬地笑笑也走了,额,我那个才尴尬呢!

十月初,小河一行人去绍兴的阳光老年护理院找寻童谣,曾给寻谣计划题字的杨爷爷热心地招呼大家,还拉了一帮老朋友一块儿来展示新昌的童谣。

  自己买花戴的感觉其实挺好的。

那天下起了大雨,我撑着伞走回宿舍时,一道黑影从我身边跑过,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男生,活该你淋雨,刚诅咒完,上帝一定是惩罚那些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所以才让我摔了一跤狗吃屎的姿态,丢死人了,真该趴在地上装晕,我知道那个人折了回来将我扶起,还问我有没有事,我尴尬地摇头,他也没再过问,然后继续他的路。那天,我淋着雨跑回宿舍,不为啥,就为我那套脏湿的校服,我可不想一身脏的撑个雨伞回宿舍,要脏就彻底,可是却害了我感冒一个星期,我要诅咒上帝!

老人家们都特别重视这次「展示」的机会,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厚厚的一沓纸,有的是药盒硬板纸的背面空白处,有的是从笔记本上扯下来的小纸条,上面全是他们自己手写的记忆中的歌谣。

我呢,其实挺矫情的,还有一层想法,就是希望在我遇到喜欢的男生时,周围的人不会觉得我是图他的钱。

那天室友回来了,窝在被窝里哭了,我跑过去抽了纸巾递给她,她倒好,哭的更凶了。可怜我那校服啊!然后她说孩子打掉了,怀孕这事她主动跟我说了,她还向我咨询怀孕期间该注意什么,我靠,我又没怀过孕,我咋知道。但我还是细心的上网查了些资料跟她说了番,如今她说孩子打掉了,我抚慰她说那种不负责的男人最好不要了。然后她说,孩子不是她现在男朋友的,是别人。我倒吸了一口气,怪不得上次听到那个人说介意,哪有哪个男人不会介意自己女朋友肚子的种居然是别人的,我开始有些同情那个男人了,不过纳闷既然和前男友分手了,为何还把孩子留下,她没说,我也不会去没问。

几个奶奶还用方言边唱童谣《一箩麦》,边互相拍掌。「一箩麦,两箩麦,三箩打荞麦……嘁里咵,嘁里咵」

有时候也会想想,假如,我是说假如,这辈子我嫁不出去了呢,那我只有靠自己过得好一点。

当他出现我面前时,我吓了一跳,当他拿着一本书对我说那是我书时,我更吓了一跳,没错,是我的,正奇怪着,他突然递上一张明信片说这里面的人跟他好像哦,我赶紧抽回来说了声谢谢夹着尾巴逃走,要是知道这里面画的人就是他,他会怎么想,他会自恋,说我暗恋他;还是告我,说我侵犯他的肖像权?烦死了!

拍掌会随着念白的节奏渐渐加速。小河跟奶奶学了学,起初还没对上节奏,围观的人乐成了一团。

哪怕现在不够好,只要努力就好了呀。

室友退了宿舍,她说在校外找了间房子住。其实这段时间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我知道她在外面兼了家教的工作,每天貌似很晚才回来,压根赶不上宿舍管理员关吉大门的速度,所以那家人便请她到家里住,说真的,哪有这么好的便宜,免费住还照旧发工资,幸好是个女主人,如果是个男的,一定不好的名声传来了。真好,这家教不错,改天我也去当家教干干!

老人家们已经几十年没再玩起这个小时候的游戏了。如果不是这次寻谣团队找过来,他们也不会去回想那些几近遗忘的歌谣。

有钱就能选择让你真正心动的那个人而不是能给你高质量生活的人。

农业系啊农业系,我天天刨土挖坑的,弄的我一身黄里,怎么不让我捡个古文呢?还真捡到了,在草坪里,不过不是古文,是钻戒哈,发了发了,一克拉的钻戒,这得花多少钱?这时那位漂亮的男生似乎在草地翻找什么东西,别跟我说是找这个戒指

合影时,有个奶奶一直笑着拍手,嘴里念着「开心开心」。最后小河他们临走时,奶奶还追了过来说自己又想起了一首童谣,刚急匆匆写了下来交给他们,希望能帮上忙。

有钱就能选择你喜欢的工作而不是某个高薪工作。

果然真是,他跑过来问我有没有看到一枚戒指,我犹豫了一下,赶紧把手中的戒指藏起来使劲遥头说没看到,然后溜之灰极。

最终寻谣团队选择了杨爷爷记忆中的那首新昌童谣《摇摇小铃》,并邀请他来参加钱塘寻谣的最后一场演出活动。

有钱就能买你喜欢的衣服而不是考虑吊牌。

我懊恼后悔这样的行为,感觉像是做了贼。

杨爷爷看过小河团队「寻谣」的片子,知道这些人一直在做对旧童谣的挖掘和新编,所以他们一发出邀请,他就不假思索地答应了:「行的,可以。你们不来根本没人问,马上就要失传了。」

努力赚钱,为的是能买下爸妈舍不得买的那些东西,为的是不管喜欢一个富甲一方还是一无所有的人,你都能坦然张开手拥抱他。

五点,他还在草地上找,看来戒指对他很重要,我走了过去,戒指要还给他,但我不能直接,不然,我就成小偷了。假装陪他一起找,他到也没拒绝,于是在草地上摸索着半个小时,这才冲他大喊说找到了,他跑了过来,一脸兴奋从我手中接过,那感激的模样简直就是伪娘,伪娘这两个字千万不能说出口,不然他铁定揍我。他说请我吃饭代表谢谢,我说不了,我那可是做贼心虚,可是硬他拉去了。

小河问他要不要征求一下家里人的意见,他摆摆手:「不用不用。」

其实深层原因还是我爹告诉我的一句话,你有钱,你就知道诱惑是怎样的,你没钱时,只能心虚的说你经得起诱惑。

事后才知道,那枚戒指是他那过世的妈留给他,戴在脖子上,被扯掉了。

但马上他又犯了愁。倒不是怕路途遥远舟车劳顿,他是担心自己的声音不够好,嗓子不够亮,唱歌的效果会打折扣。身旁的小河鼓励他:「声音好听,我们要的就是这个声音,您的味道是谁都学不会的,再高的歌唱家都唱不出来。」

你看电视上那些非诚勿扰的漂亮姑娘,那一场场等价交换的相亲征婚。

第一次,我亲耳听到他说有多爱她,那个她就是我那搬出去做家教的室友,他说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喜欢的女人肚子怀的是别人的种。我说他不够爱她,因为爱一个人什么都不会介意她的曾经。结果马上换来他的瞪眼,真是,又瞪我,这还正不是个好习惯。

爷爷一听,多了些信心,嗓子能带点儿时代的印记或许也不是坏事。他特意确认了出行的时间在周末,这样自己的外孙就能陪着一块儿去了。

不想买名牌的只有两种人,不知道名牌的和买得起名牌的。

听到她出车祸送进医院时,他疯了般赶去,而我也紧紧跟在后,医生说命保住了,但孩子没了,原来她没打掉孩子。

杨爷爷的儿女时常担心他年纪太大,外出久了身体吃不消,但外孙张韦简总会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我朋友圈有很多男朋友很有钱的女生,也有很漂亮却当微商当代购的女生。

他天天跑去看她,偶尔我也会带着水果去看看,她出院那天,我看到她那纤细的脖子上带着那枚钻戒,想想也该知道了,这多像电影情节,男主角拿着信物与女主角来个终身。

「因为老了,你就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要闷在家里,我就只想看到他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其实都很辛苦,我不会屏蔽任何一个这种女生,她们都在自己选择的路上杀戮奋勇。

从此,校园多了他们一道牵手的彩虹,我把这画面深深记下来,第一次,没有看着实物我就能画出来了。

自从外婆年事高了常年卧病在床之后,张韦简就觉得趁着老人还能走动,应该多满足他的愿望,还能借此多留存一些共同记忆。

高中的时候,每天披着校服叼着辣条早读的青春洋溢的脸。

人生在此我也决定了,我要画画,因为喜欢,因为是一种情趣一种爱好,人生很难得能遇到一个知道自己要干嘛的人,依旧还是那个想法,我没想过当画家,只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我相信他的人生不会迷茫。

「家里人都非常忙,我们也不是经常回家,没有时间去记录外公的一些影像资料。毕竟他已经年纪很大了,他已经九十了,所以我们想尽量有机会的话,多留一些影像资料。」

大学后,满校园穿着潮牌的男生和精致妆容的女生,大家真是都长大了。

3

我也羡慕那些漂亮的,从不缺提款机的女生,可惜我不是。

寻谣现场的另一位老人是蓝根莲奶奶。她是10月初小河跟莫西子诗第一次去安吉郎村找到的畲族老人。

我也很想高枕无忧拿张男朋友的副卡刷刷刷,可惜我没有。

83岁的她还能记起好几首畲族童谣。这次在现场教给大家的《四鸟歌》,是养母教给她的。她一直记在心里,平时得空就会哼唱几句。

我也很想有人披星戴月屠龙染血来吻我,可惜没有。

左一|宇威

那也无妨,别人给自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收回,只有自己给自己的才能永久。

或许是畲语跟家乡的客家话有些相似,听着畲族奶奶的故事,宇威想起了自己的外婆。有一次回老家,他和外婆一起去看了一个木偶戏。表演结束之后,外婆突然说想跟那些木偶合张影。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外婆年轻的时候也是傀儡手。

宇威是寻谣团队里的设计师,每次活动的歌词页和海报都出自他手。这一路上他听过几十位老人的故事,偶尔会主动跟遇到的老人聊天,有时甚至会花二三十分钟的时间跟老人求证,歌词里说的究竟是白乌鸦还是白喜鹊。这是他对童谣的还原和记录的方式。

「记录的意义就是我此刻存在的意义。」不善言辞的他突然蹦出了这句话。

寻谣从不止于寻谣本身,还有许多美好和温暖。

参加寻谣现场的老人总会在活动结束后几天收到一份小惊喜。团队里的小鹿时常带着好几台相机在身上,每次活动结束她都会精心挑选一些照片冲洗、塑封,然后送给老人。

每一纸歌词,每一张照片,每一轨录音,其实都是一种记录,努力抵抗时间。

「如果这些记录只放在县档案馆,或者某一处的资料馆,然后被封上封条,贴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标签,我觉得是太可惜,太可惜。」小河希望这些带有时间印记的声音能「活」起来,能生动地存在于今时今日。

浙江寻谣的尾声,有人问他这个活动和这些录音是做什么用的,「是不是网上用的?」小河笑着回答:「这个不是未来用的,不是网上用的。就是我们今天用的,就是现在用的,就是此时此刻呀。」

4

从杭州的拱宸桥到桐乡的凤鸣公园,从温州泰顺的古朴村落到湖州安吉的山间竹林,四个月,近百首歌谣,钱塘寻谣终于收官了。

对小河来说,这只是一个逗号。「其实是没有结束感的,做了五场活动,五五二十五,二百五十个人听到了,难道这个就是终点吗?」

www.8522.com,他觉得这些从四面八方搜集来的一首首童谣,就像才收割回家的庄稼,刚扛回来而已。

《奇遇人生》摄制组

现实就像一片汪洋大海,他从不奢求自己扔个小石子,大海都波澜壮阔了,他觉得那是一种妄想。「但是呢,最起码它得噗通一声吧,它可能会溅起一点点浪花。」

其中的一朵浪花,是阿雅与谭维维的《奇遇人生》摄制组一起参与「寻谣」的过程。她们在绍兴找到了会唱很多童谣的董爷爷,才意识到父亲对孩子的爱和影响,可以影响一个人一生对童谣的喜好。

这一期节目播出后,很多人大受感动。小河收到素不相识的粉丝发来私信:「一个一个城市跑很辛苦,希望您可以公开一个地址,让大家自己上传给您。」

小河的朋友也被他改变了。

王涤已经认识小河十多年了,他以前特别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费力气地四处寻谣:「四个月,啥别的都没干。这些年,他花在自己身上的精力太少了。」

王涤

作为好友,他特别担心一直埋头寻谣的小河最终会被大家遗忘:「他是特别有天赋的一个艺术家,应该回到现场,做他自己个人的作品,得让大家知道。」

虽然每次寻谣现场总能看见王涤的身影,但他始终不习惯跟着一块儿唱歌,常常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看着大家又唱又笑。

直到《秋柳》的出现,他终于松口:「好吧,这么一圈有这么一首歌也挺牛逼的,如果他真的就是持续不停的做,这个级别能攒十首歌出来,那真的也是功德无量。」

童谣的浪花,也在杭州的文澜实验小学发出了回响。

倪老师在杭州传统文化促进会负责杭州故事的保护和传承。在寻谣计划杭州站的第一回现场,她听到了一首自己从未听过的童谣《糖糖糖》。于是在学校的杭州故事社团课上,她将这首地道的杭州话童谣教给了孩子们。

过了几周,她想带着学生温习一下这首歌。没等她说开始,孩子们已经各自唱了起来。

很久没有稚嫩童真的嗓音唱起这首地道的杭州老童谣了。

回响,已经开始了。

寻谣钱塘

第五回现场演出曲目

《摇摇小铃》

噹叮噹叮,摇摇小铃

小宝宝,骑马到山东

回来带盏小灯笼

噹叮噹叮,摇摇小铃

小宝宝,骑马到辽西

回来带面小红旗

噹叮噹叮,摇摇小铃

小宝宝,骑马到江南

回来坐上大轮船

《四鸟歌》

鸡公上岭尾拖拖

雉鸡上岭背绫罗

喜鹊上树讴名啼

画眉鸟仔唱山歌

领唱:杨爷爷、蓝奶奶

现场乐队:手风琴/熊熊作业、DoubleBass/天佑、手鼓/朱芳琼、阮/小河、钢片琴/金麟、黑管/周祺炜、长号/饶菲

合唱:林晓东、姚星、傅霞、吴月萍、沈红亚、范志强、玮子、应媛玥、默默、杜晨珊、马红艳、杨婷、陆虎、陆远碧、月蓉、风情、李子君、梅枫、吕华峰、徐娟、芷兰、章婕、晏龙亭、朱珏芳、赵舒、严峰、小雨、魏志阳、王媛媛、韩峰、王涤、余力、张悦、大白、胡一艇

志愿者:萨玛、薛兆蕾、陈江河、佳妮

撰稿 Sorrow

编辑 许 静

摄影 Ponyboy

校对 许 静

排版 李佳音

© Copyright Figure Studio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他们的故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