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 一九五九年十月一日

  孩子,十个月来我的心绪你该想像得到;我也不想千言万语多说,以免增加你的负担。你既没有忘怀祖国,祖国也没有忘了你,始终给你留着余地,等你醒悟。我相信:祖国的大门是永远向你开着的。好多话,妈妈已说了,我不想再重复。但我还得强调一点,就是:适量的音乐会能刺激你的艺术,提高你的水平;过多的音乐会只能麻痹你的感觉,使你的表演缺少生气与新鲜感,从而损害你的艺术。你既把艺术看得比生命还重,就该忠于艺术,尽一切可能为保持艺术的完整而奋斗。这个奋斗中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不能只考虑需要出台的一切理由,而要多考虑不宜于多出台的一切理由。其次,千万别做经理人的摇钱树!他们的一千零一个劝你出台的理由,无非是趁艺术家走红的时期多赚几文,哪里是为真正的艺术着想!一个月七八次乃至八九次音乐会实在大多了,大大的大多了!长此以往,大有成为钢琴匠,甚至奏琴的机器的危险!你的节目存底很快要告罄的;细水长流才是办法。若是在如此繁忙的出台以外,同时补充新节目,则人非钢铁,不消数月,会整个身体垮下来的。没有了青山,哪还有柴烧?何况身心过于劳累就会影响到心情,影响到对艺术的感受。这许多道理想你并非不知道,为什么不挣扎起来,跟经理人商量——必要时还得坚持——减少一半乃至一半以上的音乐会呢?我猜你会回答我:目前都已答应下来,不能取消,取消了要赔人损失等等。可是你能否把已定的音乐会一律推迟一些,中间多一些空隙呢?否则,万一临时病倒,还不是照样得取消音乐会?难道捐税和经理人的佣金真是奇重,你每次所得极微,所以非开这么多音乐会就活不了吗?来信既说已经站稳脚跟,那末一个月只登台一二次(至多三次)也不用怕你的名字冷下去。决定性的仗打过了,多打零星的不精彩的仗,除了浪费精力,报效经理人以外,毫无用处,不但毫无用处,还会因表演的不够理想而损害听众对你的印象。你如今每次登台都与国家面子有关;个人的荣辱得失事小,国家的荣辱得失事大!你既热爱祖国,这一点尤其不能忘了。为了身体,为了精神,为了艺术,为了国家的荣誉,你都不能不大大减少你的演出。为这件事,我从接信以来未能安睡,往往为此一夜数惊!

前两天得到发布了新一期的《家庭背景声》,精选了十篇《傅雷家书》。听后觉得傅老的文字功底之扎实,情感表达之真切,着实令人佩服。之前并不了解傅老先生。只有过耳闻。

  还有你的感情问题怎样了?来信一字未提,我们却一日未尝去心,我知道你的性格,也想像得到你的环境;你一向滥于用情;而即使不采主动,被人追求时也免不了虚荣心感到得意:这是人之常情,于艺术家为尤甚,因此更需警惕。你成年已久,到了二十五岁也该理性坚强一些了,单凭一时冲动的行为也该能多克制一些了。不知事实上是否如此?要找永久的伴侣,也得多用理智考虑勿被感情蒙蔽!情人的眼光一结婚就会变,变得你自己都不相信:事先要不想到这一着,必招后来的无穷痛苦。除了艺术以外,你在外做人方面就是这一点使我们操心。因为这一点也间接影响到国家民族的荣誉,英国人对男女问题的看法始终清教徒气息很重,想你也有所发觉,知道如何自爱了;自爱即所以报答父母,报答国家。

傅雷(1908年4月7日-1966年9月3日),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今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的重要缔造者之一。

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他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中包括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等名家著作。20世纪60年代初,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其有两子傅聪、傅敏,傅聪为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的钢琴家,傅敏为英语教师。

图片 1

傅老先生照片

另外在查阅傅老先生背景资料时看到如下叙述:

傅雷先生为人坦荡,禀性刚毅。十载动荡之初,受到巨大迫害,遭到Red Guards抄家,又受到连续四天三夜批|斗,罚跪、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凌辱,被搜出所谓“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蒋介石旧画报>。

1966年9月3日上午,女佣发现傅雷夫妇已在江苏路284路5号住所“疾风迅雨楼”双双自杀身亡,傅雷系吞服巨量毒药,在躺椅上自杀,享年58岁,夫人朱梅馥系在窗框上自缢而亡。

傅雷夫妇死后,骨灰原被安葬于永安公墓,后归并到万国公墓,之后由于Red Guards的破坏后遗失。

看到这段背景资料时,心里有些不平静。为傅老的遭遇心痛的同时,也庆幸傅老没有在那发酵十余载的一瓢脏水中呛了喉咙。出生在这个时代很幸运,认知越来越多元,思想越来越自由,虽然会有参差高低之分、良莠不齐之别,但人们的认知再也无法被洗涤,而后被极少数人利用,从而造成历史的逆流,人性的沦丧。

图片 2

傅雷夫妇合照

《傅雷家书》经过多次再版,已增加到200篇之多。傅老的文笔可以说非常值得我们当今热爱写作的人学习。文章中的逻辑完整,思路清晰,立论言简意赅,语言生动且饱含情感。我选其中最令我折服的一篇以作浅析,为自己今后的写作提高汲取养料。

图片 3

傅雷妻子朱梅馥与两个儿子(傅聪、傅敏)合照

爱国家

【背景介绍】

1958年,傅聪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误解,负气由波兰出走英国,与父母中断来信。1959年10月,双方重新通信,傅雷提醒傅聪,作为一个爱国的音乐家,不能被利益所左右 ,必须万事以国家为重。

【正文及浅析】(节选)

孩子,十个月来我的心绪你该想像得到;我也不想千言万语多说,以免增加你的负担。你既没有忘怀祖国,祖国也没有忘了你,始终给你留有余地,等你醒悟。我相信:祖国的大门是永远向你开着的。

(开头第一句话的背景略复杂,不做交代了。但傅老开篇为傅聪的政|治信仰定了调,意思是傅聪在国外无论怎样,爱国的心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好多话,妈妈已说了,我不想再重复。但我还得强调一点,就是:适量的音乐会能刺激你的艺术,提高你的水平;过多的音乐会只能麻痹你的感觉,使你的表演缺少生气与新鲜感,从而损害你的艺术。

(正式进入主题,首先亮明观点,“我们夫妻俩”一致认为过多的公开演出对“你”的艺术生命力是一种损耗。)

你既把艺术看得比生命还重,就该忠于艺术,尽一切可能为保持艺术的完整而奋斗。这个奋斗中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不能只考虑需要出台的一切理由,而要多考虑不宜于多出台的一切理由。

(傅老的第一个分论点:“儿子”你视艺术如生命,为了保全艺术的完整性这个大前提,应该三思而后动!)

其次,千万别做经理人的摇钱树!他们的一千零一个劝你出台的理由,无非是趁艺术家走红的时期多赚几文,哪里是为真正的艺术着想!一个月七八次乃至八九次音乐会实在太多了,大大的太多了!长此以往,大有成为钢琴匠,甚至演奏的机器的危险!你的节目存底很快要告罄的;细水长流才是办法。

(第二个分论点:谈到经理人的商业意图,商人并不懂得艺术,商人的第一目的永远是利润最大化。而后谈到过多的商业演出会消耗“你”的艺术灵性,还有最终沦为演奏机器的可能,点出要害,直接指出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我是一名艺术工作者,看到这里时应已惊出一身冷汗。)

若是在如此繁忙的出台以外,同时补充新节目,则人非钢铁,不消数月,会整个身体垮下来的。没有了青山,哪还有柴烧?何况身心过于疲劳就会影响到心情,影响到对艺术的感受。

(点出第三个分论点:身体因素,革命的本钱如果没有了,还何谈艺术?)

这许多道理想你并非不知道,为什么不挣扎起来,跟经理人商量——必要时还得坚持——减少一半乃至一半以上的音乐会呢?我猜你会回答我:目前都已答应下来,不能取消,取消了要赔人损失等等。

可是你能否把已定的音乐会一律推迟一些,中间多一些空隙呢?否则,万一临时病倒,还不是照样得取消音乐会?难道捐税和经理人的佣金真是奇重,你每次所得极微,所以非开这么多音乐会就活不不下去了吗?

(连续四个问句起强调作用,同时可以看出语气渐强,心中的着急可见一斑,四个问句中还包含了问题的解决建议,可见傅老并没有被自身负面情绪所掌控。)

来信既说已经站稳脚跟,那么一个月只登台一二次(至多三次)也不用怕你的名字冷下去。决定性的仗打过了,多打零星的不精彩的仗,除了浪费精力,报效经理人以外,毫无用处,不但毫无用处,还会因表演的不够理想而折损听众对你的印象。

你如今每次登台都与国家面子有关;个人的荣辱得失事小,国家的荣辱得失事大!你既热爱祖国,这一点尤其不能忘了。为了身体,为了精神,为了艺术,为了国家的荣誉,你都不能不大大减少你的演出。为这件事,我从接信以来未能安睡,往往为此一夜数惊!

(要把精力养足以求精益求精,不要贪多,这样只会成为商人的卖命机器,演出次数过多,演出质量难免下降,对听众来说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然后再次点题,“你”每一次的登台演出并不仅仅代表个人,更代表国家,个人的得失在国家荣辱面前微不足道!盼望儿子同时以国家荣誉为重。)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傅雷家书: 一九五九年十月一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